乌兰察布:让课改的种子在这里扎根发芽

- 编辑:admin -

乌兰察布:让课改的种子在这里扎根发芽

  从犹疑观望到争先恐后,从举步维艰到渐入佳境,专家的中期诊断报告指出,课改正成为乌兰察布市的教育主旋律。

  像这样不吝赞誉的话,岁末年初,在乌兰察布市的课改中期诊断活动中,不断听到专家们说起。隆冬的草原寒气袭人,白毛风漫卷着雪花呼呼地吹着,但在乌兰察布市各个课改实验校里,记者一行感受到的是火热的。

  2015年3月,在乌兰察布市教育局的统筹下,全市9个旗(县、区)的29所学校成为中国教师报“高效课堂”实验校。市教育局踌躇满志,把2015年确定为“课改年”。实验启动后,经过初期诊断、集中通识培训、专家名师进校指导、教研人员和教师外出影子培训等环节,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然而,与热切的相比,实验反馈似乎并不尽如人意。2015年8月,由中国教师报总编辑蓉带队,会同杜郎口中学校长崔其升等课改专家,在乌兰察布市举行区域课改推进座谈会。谈及课改感受,从29所实验校的校领导口中,听到的更多是问题与困惑:学生合作学习能力差、导学案指导性不强、课堂流于形式,教师有压力,校长有顾虑,家长不理解……

  那天的座谈会,乌兰察布市教育局长李琮始终在场,边听边记,眉头紧锁。在课改专家针对大家的问题释疑解惑后,李琮最后讲话,这个有胆有识的草原汉子掷地有声地说道:“下一步,全市课改要进一步提高认识,坚定认识,全面推开。不改,只能是死一条,我们没有退!”

  的确,在这样的教育欠发达地区,是唯一的希望。几年前李琮上任之初,就大胆地在全市推出了包括课改在内的“三项”。他也很清楚,中出现的问题,只能用的办法去解决。

  “这一回是动真格儿了!本学期,学校狠抓集体备课,要求全校教师达标课人人过关。学校每月提交一份自查报告,市教研室的教研员亲自驻校指导,教育局定期检查评比。”在实验校之一的察右后旗明德小学,校长吴志斌告诉记者。

  就在中期诊断前,作为全市课改的主要负责人,乌兰察布市教育局副调研员陈登龙率领市教研室的同志,历时月余,对每个旗县、每所实验校进行认真自查,毫不隐瞒地把发现的问题整理成一份翔实的报告,提供给诊断专家做参考。

  商都县教育局副局长义,也是课改的坚定支持者。过去一些不理解的人说,商都搞课改,都是义闹的。听到这话,义认认真真备了两周课,亲自登台给全县1400多校长教师做,从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教育规划纲要一直讲到新课程标准。“我要一个观念,国家教育大政方针写得明白,课改是国家意志,不是某个人愿意改就改,也不是可改可不改,而是必须改。”

  有了这样的务实之举,有了一批课改者,在这次中期诊断中,记者高兴地看到许多学校的新变化,课改的成效已初步。

  商都实验小学地处老城,学生多为留守儿童,教师年龄偏大,发展滞后。校长云上任后一门心思搞课改,短短一年时间,学生们精气神变了,课堂上活泼自信、充满灵气。看到学生的可喜变化,连快退休的老教师也纷纷要求课改。

  在察右后旗一中,学校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把一个过去令人头疼的乱班确定为课改实验班,没想到,一个学期过后,这个班的成绩跃居年级中上游,学生的行为习惯也大为改观。

  这些变化,大家看在眼里。对更多老师和学校而言,课改正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在察右中旗二中,英语教师解冰玉起初并未参加课改培训,但一接触课改实践,她便着了迷,经常捧着导学案向同事请教,如今的她后来居上,已是学校的课改教师。

  也因此,当地的校长和教师都把这次中期诊断当成难得的学习机会,周边其他学校也纷纷派教师来观摩、聆听。这份虔诚的学习热情打动着课改专家们,来自安徽铜都实验学校的课改专家王思民,这次诊断一连气儿在乌兰察布工作了十多天,每天从早忙到晚,尽管如此,他仍不惮辛苦,主动要多花一天时间,指导当地教师磨课、集体备课。

  虽然在这次中期诊断中,对每一所课改实验校和专家们都高标准、严要求,提出了许多改进意见。但看得出,课改的种子正在这片土地上生长发育,根须越扎越深,开始顽强地冒头、发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