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在线

- 编辑:admin -

中国教育在线

  山东大学老教授冯大诚对这一观点表示支持。他与记者分享了自己作为山东大学研究生在大学读量子力学研究生班的故事。为期2年的学习,“中国量子力学之父”唐敖庆等大家亲自讲授,教师、学生来自四面八方……早年间的做法对于今日的研究生跨校、跨院系选课也有一定的。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是1979年的研究生。据他回忆,当年的课程很少在教室中进行,更经常的是在导师家中聊天,一次聊一个话题,去之前每人都会有所准备,回去后学生们也没少看书。

  显然,程方平所说的教学方式,更贴合《意见》中所提及的“以能力培养为核心”,但是也超出了《意见》中“加强课程管理与监督”的“跑道”。而在他看来,对于研究生人才培养,主管部门发挥只问结果、不问过程的,也许更有帮助。

  接下来该怎么做,谁来监督,《关于改进和加强研究生课程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并没有。

  比如,《意见》中有一条,“完善制度体系,强化政策措施,引导和要求教师潜心研究教学、认真教书育人”。谁来完善?谁来强化?谁来引导?让人产生了很大疑惑。

  一方面,我们不能假设教师不愿意上课。实际上很多教师还是愿意投身课堂的,只是现实总会让他们失望。结果是,教师学生学习动机不端,学生则教师不好好教,最后变成了师生间相互推诿。在这种氛围下,推行的难度非常大。我们的政策设计应该更多从如何消除教学障碍、减轻教师负担等方面着手,从切实帮助教师心无旁骛地上课的角度来考虑。

  另一方面,学生希望教师的教学活动有章可循,有一定的透明性和可预见性,比如,让学生提早获知教学大纲,及时给他们反馈、指导。只有大家做事有计划、有规范之时,问责才会相对方便,不至于出现师生相互推诿责任的情况。这是质量的底线性措施。慢慢地,因为大家的投入,研究生质量也会越来越好。从这个角度说,这次《意见》的出台有其积极意义。

  没有过程的铺垫而讨论教育质量,无异是缘木求鱼。在国外,人们可以看到有的高校教师的教学大纲会陈列在办公室的走廊上,供教师、研究生翻阅,这不仅是一个相互学习的办法,也发挥了互相监督的作用。(本报记者温才妃整理)